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456gp.com > 正文内容

中学生作文

发布日期:2019-10-08 08:28   来源:未知   阅读:
 

  春节刚过,爸妈又要离开我去外地打工了。他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临走时,习惯性地抛下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和奶奶。”转身拎着简单的行李走了,没有再回头。我也没有出门送他们,因为我害怕自己会有一种冲动,情不自禁地拉住他们的手,眼泪汪汪地乞求他们留下,但我不能这么做,我没有权利改变他们选择的道路。

  我独倚着栏杆,傻傻地、静静地,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远方的夕阳中。冰冷的泪水划过脸颊,拨动心弦,我的世界只剩下寂寞。

  拖着沉重的脚步在屋子里移动,没有目的,没有思想。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我和奶奶,寂寞似夕阳的余辉一样温柔地抚摸着我,我好像听到一个孩子唱着甜美的歌谣。

  不知从什么时候学会了种花,我特别喜欢那几盆菊花,胭脂红、柠檬黄,菊花的花瓣细而长,开得那么烂漫,那么可爱。好一个花中君子!在暗香弥漫的黄昏,静静地品味“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蕴,悄悄地倾诉着我的心事,渴望着那缕香魂将心中的思念带给远方的爸妈。

  “噢,菊花啊,我送给村书记了,让他帮了点忙,人家喜欢得不得了。”奶奶居然说得那样开心,也那样轻松。

  我无话可说,转身冲进房间,泪水浸湿了被角,我又一次被寂寞征服了,它像一个朋友唱着歌,歌声里有理解,也有安慰。

  渐渐地,我听惯了寂寞在唱歌。寂静的夜,孤寂的人,岑寂的歌,纷繁的世界与我隔绝了。我的世界只剩下了那份寂寞,那么纯粹,那么安宁。没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没有争名于朝,争利于市。寂寞的歌像一汩清泉从山涧迸落,清亮而干脆,缓缓流过心田,带走了曾经的伤痛,带走了俗世的尘埃。却留下了赤裸裸的伤痕和单纯的心。不知什么时候,现实又会揭开伤口,心灵又会蒙上尘埃。

  而今,我也爱听寂寞在唱歌,因为那些受伤的心灵能在寂寞时找到安慰,尽管找不到最初的完整……

  多少时间未见雪了?看着窗外纷纷舞落的白色精灵,顿时感觉到体内的热血急速沸腾起来,心灵深处好像吹响了集结号,一种原始的欲望正蠢蠢欲动。

  “好哎!”我一蹦三尺高,以赶火车的速度几乎一气呵成完成了穿衣洗漱等一系列高难度动作,然后如同急切射出的箭一般飞了出去,还差点儿栽了个具有历史意义的“麻雀变蛤蟆”式的跟头,嘿!真是应了那句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老话,说不定当初讲这话的人的遭遇可能比我还惨痛得多了吧!

  几个同伴儿聚到一起,一场“遭遇战”是必须的。好一个雪球炸弹,迎头打了我一个满脸开花。不是我吹牛,本大将军好歹也是身怀绝技,在自家那“硝烟”弥漫的厨房里勤学苦练过手抓团子!“杯具”啊!又一颗“冷弹”猛不丁从身后飞过来,正砸到脖子里,凉得我的脑袋差点儿从脖子上滚下去。嘿!马失前蹄,我这下算栽了,奋力从狼藉的战场上爬了起来,猛地回头一看,气得我鼻子都歪了,“好啊,原来有叛徒,你小子还敢搞兵变?”瞧,手里紧紧攥着一根大棒棒糖,好像正握着孙悟空那“如意金箍棒”似的。一定是中了敌人的“糖衣炮弹”!

  “死党”朝我使了个眼色,嘿!隐秘的暗号传播得就如同以前国共斗争时期进行的潜伏行动。我们立即实施退守策略,躲在安全的堡垒地带,全副武装、全民皆兵以防“敌人”乘虚而入,那条无形的“三八线”,让我们坚信:“我的地盘,我做主!”

  “嘿!出来!”我刚一露头,就见白光一闪,雪球又一次贴着头皮飞过,嘿,真是Lucky!哼,以为这样就能在千军万马中探囊取物般取大将军头颅?嘿嘿,想得美!我们可不是好惹的,骨子里咱可是流着大汉民族不怕死的血的!“为了党!为了人民!冲啊!”雪球一个个飞出去,场面一片混乱,最后只要见人就打,不分敌我,总之一个字,冲!要不是抱着拼死的精神,我估计早在铺天盖地的“雪球风暴”中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了。

  “嘿!赢了!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扭转局面的还是我那位“潜伏”在敌方的“余则成”同志,真该奖赏他,找个 “翠萍”给我们这位“余则成”做个伴儿,战斗力一定会有更大地提高。哈!不传八卦啦。

  “哎哟,纯净水又没了,这么热的天缺水可不行,唉,又热又渴。”快要上晚自习的时候,我不禁嘟哝道。

  “不错,是有一瓶水”,我不由自主地叹道,可是水还在地上,需要把它搬到饮水机上,像我这样瘦小的女同胞,显然是办不到的。

  “我可没这么大的劲。”他可是体育健将呀,怎么可能没劲呢?也许是我说得没有礼貌,也许是因为他今天确实没有劲,也许是他想让我们知道上水不是一个人的事吧……

  没办法,只好发扬上甘岭不怕渴的精神了。突然一个黑影子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吴阳山,我想都没想大声叫道:“吴阳山,麻烦你将水上一上。”我心想:这回可找对人了,吴阳山本班的体育委员,长得人高马大,非常健壮,肯定有劲,我不由得暗自高兴。

  我还准备再大大“赞扬”他两句,可他说:“你真烦,要喝水,自己上,少烦我。”说罢,又与旁边的几位聊了起来。

  谢登清坐不住了,走到饮水机旁,费了吃奶的劲头才把水上上去,真难为他这个小个子了。

  看见水上好了,许多同学都拥到饮水机旁,放水喝,高个子男生更是冲在“最前线”。

  “水上上去,就知道喝了。老师在班上,有人抢着上,今天老师不在班上,就……变色龙!”后面传来一句轻轻的感叹。

  你也许曾站在长城上俯瞰过雄伟壮观的华夏大地,你也许去过杭州西湖,想象过白娘子与许仙相遇的动情一刻,你也许感受过海南岛那海天一色的绚丽华景。但我们往往忽略了身边的风景。

  在我居住的小区的门口,每天都有一对外来务工的夫妇带着他们的一儿一女,他们每天都在门口呆上一天,以收些小区内居民的破烂为生,下雨天就躲在门厅的走廊里,这样日复一日,在我印象中已经有好几年了。有几次爸爸要卖旧物品,请夫妇中的一人到楼上来,我对爸爸的这种行为有时是很反感的,尤其是在夏天,每每暑假时我在客厅里吃着西瓜,吹着空调,欣赏电视节目时就能听到爸爸与收破烂的人谈价格的声音,还有搬东西时的噪音,在这时我总是忍无可忍地喊一声:“烦死了”。

  有时,暑假外出归来,我会看到那个女子带着她的两个孩子大汗淋漓地坐在炽热的地上无所事事,这时我会无奈地想他们好倒霉,好可怜啊,然后迅速地走过。有时小区的保安繁忙,院子里的车却又一辆接着一辆地开回来,那对夫妇会放下手中的事,耐心地帮开车人指向倒车,有时我会想:他们真爱多管闲事,不是有保安吗?而忽略了他们的一片好心。因为我是从不愿与他们交谈的。

  记得有一次看到那个男子对他的妻子说,他花几十元钱从别人手中买了一台旧的VCD播放机却不能用,他的话语流露出惋惜与心疼,但我看了在心里默想: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谁用这个,真是老土,不了解行情。就在上周,我出门上课时由于外边下雨,我多走了几步,荷甲积分榜:威廉二世领跑埃因霍温跌第6昔日豪强出2019-10-02他们的孩子也在走廊里躲雨,我看到其中的一个小女孩用惶恐的眼神举着双手看着我,但我却不由加快脚步,生怕她的手弄脏了我的新裙子。前几天,学校要求我们选科,我因为兴趣毫不犹豫地选了史、政。再想老师说选科关系到两年后自己的升学专业。自己长了这么大一直在父母的庇护下成长,除了在学校学习,其他几乎什么也不会。想到两年后自己也许要离开父母独自生活,就有一种恐惧感涌上心头。那对夫妇虽然每天只能靠收破烂为生,他们的子女也许接受不了高等的教育,但他们至少是自食其力,没有违法犯罪造成社会的负担,而我却说不定只能依靠父母才能有一条出路,那我又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他们呢?

  他们自食其力,用自己的劳动创造财富,认真地对待生活,从未放弃过,所以他们是生活中最美的风景。

  冬日黄昏的街头,寂寥无比,风如利刃般剥光了梧桐树的盛装,裸露的枝条在风中颤抖着。同样在风中颤抖的还有一个我,下午美滋滋地买了一双鞋子,刚和同学在公园走了一圈,左脚帮底就有些脱落,我一边懊丧地诅咒着这缺德的厂家和可恨的产品质量,一边寻找着修鞋摊。

  寻觅中,终于发现了十字路口的树下,有一个弯曲的身影正在收鞋摊。我趿拉着鞋子走过去,忙不迭地喊:“师傅,帮我修修鞋吧!”

  师傅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他示意我在小板凳上坐下,又弯下腰瞧了瞧这只张着“嘴”的鞋,然后把工具又一样样地拿出来。

  “天这么晚了,你将就着钉几个钉子就行了,好歹让我先回家吧。”我小心地赔着笑说。这么冷的天,路上行人们都行色匆匆,眼看着天就这么暗了下来,我也归心似箭。

  他没有搭腔,接过鞋,敲敲底又敲敲帮,才慢吞吞地说:“这怎么成?修就要修修好!”说着,眯起眼,捻线头,开始穿针引线。我心里犯起了嘀咕:这天都快黑了,不会是看我是一个学生仔,想多弄几个钱吧?

  他用一把锋利的刀子,在鞋底的边沿割出一条缝,突然他的刀一滑,手微微颤了一下,我仔细一瞧,看见一片暗红从他粗糙的指间慢慢渗出,我的心不禁揪了起来毕竟是个老人了,光线又不好,眼神不好使了。

  我小心地开了口:“不用那么麻烦的。你就稍微钉几个钉子吧,我照样给你钱。”

  他微微蹙了蹙眉,吮了吮那受伤的指头,又瞟了我一眼,好像没听见似的,继续修鞋。

  我心里真不是滋味,不禁仔细打量着这位让我起敬的老人:他戴着一顶旧军帽,帽檐边露出一圈白发,脸色黝黑,额头上沟壑纵横。整个身子佝偻着,像一座古朴的拱桥。他可笑地系着一条围裙,幕色中,围裙已难以分辨颜色。

  我接过鞋一看,那线细细密密的,既结实又美观,我掏出了仅有的5元钱,窘迫地问:“太感谢了,可是我只有这么多钱了……够么?”

  他憨憨地笑了:“哪用这么多。”随后默默地从木箱中拿出了两枚一元硬币塞在我的手里。“不,不,您不用找了,全收下吧,您看您的手都破了……”我语无伦次。

  这哪成,我的手没事,明天就好了。”他坚持把两元钱塞到我手里,接着抹了抹鼻头,抖了抖围裙,收拾起了家伙。

  因为,你是骄傲的一个人,不喜欢别人捉弄你。但是,它会在2月24日那一天,和我一起唱着生日歌来到你的身边。我写下的全部是真实的,哪怕有些是你忘记的,我们在一起时琐碎的片段记忆的珍宝啊。

  从三四个月起,就在一起玩,拍的照片甚至比我和哥哥的还要多。两个小孩裹在冬天厚厚的棉衣里,坐在沙发上,身边全是娃娃,眼睛里盛满了糖浆一般胶和着的快乐。嘴角弯起的弧度是我此生见过的最漂亮的半圆。

  有一年冬天,下了一场大雪,冰雪覆盖了一切,刮风就都落下一片。是星期三的午后吧。太阳的光芒没有热度,大片的雪依然在逞强。跟往常一样你饭后就到了我家楼下。我远远地就看到你来了,也不换鞋,也不慌张地下楼,只等你到达,按铃,满足一下我小小的欲望。然后换鞋,套大衣,下楼,出现在你面前。下雪天,积雪最多的是后面的停车场。我们跑过去,你突然停下,伸手从口袋中摸出一块巧克力,说:“很好吃,昨天才买的。”我笑笑,撕掉满是英文的包装纸,把快要融化的巧克力塞到嘴里。很甜,是我最喜欢的带各种坚果的。“吃完没,增加热量的东西吃了不活动,可是会长肉的。”你抬起脸看我,笑容里有甜蜜的诡谲。我用冻得发白的指关节,敲了敲你的脑袋,“谁告诉你的,肯定是个傻子。”他这会大笑了,指了指我,“你。”“呃……当我没说好了。”旋即,愉快的笑声,划过天际。

  掬一捧白雪,洒向头顶,天空都变得纯净,雪落在你的头发上,黑色变得有距离。你晃晃头,蹲下来,用雪盖城堡,粗陋又低级,被现在的我称为“小孩子的游戏”,但在当时,我却和你一起盖,然后护城河,还有王和士兵。

  令人想不到的,你在盖好后,又让我欣赏了一小会儿,就捏碎了王和士兵,我和你一起,粉碎了城堡,把原先存在过冰雪之城的地方践踏得一片狼藉。最后,你笑了,说:“还是你好,知道我讨厌这些我弄不好的东西。”我有些疑惑,但是附和着你笑了,手肘搭上你的肩膀。心里却悄悄漾起一层涟漪。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alfdls您好,欢迎您发表评论!(言论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观点)

  我听到了寂寞在唱歌东台市梁垛中学小草文学社郁雯雯寂寞是成长琴键上的音符,是花季歌喉里的妙音,是青春记忆中的主旋律。(一)春节刚过,爸妈又要离开我去外地打工了。他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临走时,习惯性地抛下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和奶奶。”转身拎着简单的行李走了,没有再回头。我也没有出门送他们,因为我害怕自己会有一种冲动,情不自禁地拉住他们的手,眼泪汪汪地乞求他们留下,但我不能这么......